楚天金報訊 本報記者包波
  一位72歲的中國奧運老人,在2001年7月13日晚莫斯科世界貿易中心那場沒有硝煙的決戰時刻,在那讓每一個中國人緊張到屏息的時刻,以他動情的詞句、漂亮的法語、流利的英語、優雅的風度,不僅為北京申奧陳述畫上了一個圓滿精彩的句號,也贏得了國際奧委會委員由衷的滿堂喝彩……
  2015年1月4日,那位幫助國人圓了舉辦奧運會夢想的老人走了——中國奧委會名譽主席何振梁先生在北京協和醫院去世,享年85歲。曾任國際奧委會副主席的何振梁先生是中國體育外交家,新中國體育先行者和新中國體育歷史的見證者,在國際奧委會擁有極高威望和影響力,曾被評價為世界最有影響的體育領導人之一。
  儘管老人已經離我們而去,但貫穿老人一生的奧運精神將永存……
  曾教薩馬蘭奇念“北京”
  你可曾知道,薩馬蘭奇在宣佈2008年奧運舉辦權投票結果時,“北京”兩個字讀得很標準,也是何振梁先生的功勞。
  何振梁先生回憶起那段小插曲,仍然非常激動。何老說,那天薩馬蘭奇先生突然造訪,說他的中文發音不夠準確,希望何先生傳真經。熟悉多國語言的何先生意識到,薩馬蘭奇是在為宣佈結果做準備,他便立即用薩馬蘭奇先生祖國語言西班牙文按“北京”的發音標明字母,並當場給他示範,讓薩馬蘭奇重覆,果然地道。再經薩馬蘭奇多次練習,所以後來薩翁在宣佈2008年奧運舉辦權投票結果時,“北京”兩個字讀得字正腔圓。
  談起那激動人心的時刻,何老不無自豪地說:“北京以超過第二名34票的優勢獲得勝利,這創下了奧運史上一個紀錄,這是眾望所歸。在歷史上,第一名與第二名的最大差距是25票。”他還講了一個細節,“第二輪投票後,當3位監票人從我身邊走過時,我感覺他們好像對我眨了眨眼,這時我馬上就有預感,‘成了’。”何老說,這次心情比上次申辦時平靜多了,“1993年那次投票前,我與監票人約好,他過來時眼光對著我,就知道是北京。最後他的眼光有意躲著我,我當時就知道不好”。這次投票前,何老並未與他們有約定,但出於自信,何老的預感很正確。
  “最年長志願者”最儘力
  北京第二次申辦奧運會,何振梁是無可替代的人物——他在國際奧委會的地位、威望和影響,他的經驗和語言能力對北京申奧相當重要。時任北京市領導賈慶林、劉淇非常尊敬他,聘請他擔任北京奧申委資深顧問,並多次對他說:“何老,您是專家,要幫我們出主意啊!”何振梁說:“申辦奧運是我的夢想,也是我能為國家做的最後一件事了,我作為北京奧申委最年長的志願者,一定會竭盡全力的。”
  在再次為北京申奧忙碌的日日夜夜裡,何振梁付出了極大的努力,做了大量艱苦細緻的工作,才使北京申奧成功有了更充分的把握。業內人士紛紛表示,何振梁對中國奧林匹克運動作出的貢獻幾乎是空前的,即使國家授予他終身榮譽獎章也理所當然,可他卻說:“有人對我講,北京成功了,該給你記功。對我來說,沒有什麼功利可言。俏也不爭春,只把春來報。能看到我們國家舉辦奧運會是我一生中最大的快樂,我已很滿足了。”
  願天堂也有奧運
  作為一名體育記者,何振梁的名字當然不會陌生。
  第一次與何老面對面交流是2008年5月底,他來武漢參加奧運會聖火湖北傳遞啟動儀式。在下榻的賓館,何老面對記者幾乎是有問必答。記者記得很清楚,當時他對“中國奧運教父”的稱呼一點不贊同。
  三個月後,記者在北京奧運會主新聞中心再次見到何老,沒想到何老還記得記者來自湖北。記者請他在採訪證上簽名,他也是欣然答應。在北京的那兩周,記者所到的每個場館幾乎都能看見他的身影,當時何老已是79歲高齡。
  何老的離去令人心痛,留下的精神彌足珍貴。願天堂也有奧運,只是不要那麼辛苦…… (記者包波)
  (原標題:圖文:北京申奧功臣何振梁去世)
創作者介紹

生BB

ij33ijdqlm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